50多年前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成为古巴领袖,在拉丁美洲建立了第一个摆脱帝国主义统治的社会主义国家。

古巴政治家、军事家、革命家,古巴、社会主义古巴和古巴革命武装力量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人。前任古巴中央委员会,古巴共和国前国务委员会主席(国家元首)和部长会议主席(政府首脑)。2006年,卡斯特罗把权力交给弟弟劳尔·卡斯特罗。

作为一个强硬人物,卡斯特罗对“资本主义运动”高尔夫很不待见。50多年前,卡斯特罗就下令关闭古巴的所有高尔夫球场,因为他认为这些球场都属于权贵而非平民。

然而,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却留下了一组珍贵的球场照片。两大古巴革命的核心人物对高尔夫这么热衷,是个玩笑吗?

根据卡斯特罗的说法,拍摄这张照片是为了嘲讽著名的高球爱好者(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以下是《》的记载:

“某天,我和格瓦拉一起在哈瓦那打高尔夫。从前他曾在闲暇时间当过球童,而我则对这项昂贵的运动一无所知。当古巴通过土地改革法后,美国政府颁布了对进口古巴原糖的禁令。这场球赛是一个拍照的机会,我们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取笑艾森豪威尔。”

“当卡斯特罗先生得知艾森豪威尔总统不见自己的原因是为了打高尔夫,他很不高兴。所以后来有了在古巴制造一张高尔夫主题的照片新闻的主意。”

1959年1月,古巴革命胜利,在拉丁美洲建立了第一个摆脱帝国主义统治的社会主义国家。4月,当时任古巴总理的卡斯特罗接受美国报纸编辑协会的邀请访问美国。然而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根本无意会面,特地躲到高尔夫球场。回国前,卡斯特罗与副总统尼克松进行会面。

之后,两国关系迅速恶化,开始了超过50年的冷战。1961年美国雇佣军入侵古巴失败后,美国断绝了与古巴的外交关系。1962年,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签署法令,正式宣布对古巴实施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

还有一种说法。根据 Don Van Natta Jr.撰写的First Off the Tee一书,格瓦拉和卡斯特罗打球的场景是在约翰·F·肯尼迪任总统期间发生。

“一位记者从给卡斯特罗背包的16岁球童那里得知,卡斯特罗的成绩超过150杆,格瓦拉以127杆轻松获胜。”国内媒体流传的卡斯特罗因为输给格瓦拉,一气之下关闭古巴所有高尔夫球场的段子便源于此。

经过主页君考证,第一种说法靠谱!发生背景是艾森豪威尔当政的1961年。当时拍照的摄影师Norka Korda之女曾公开拍卖卡斯特罗的一组照片,提到了这套高尔夫球场系列背后的故事。

2014年12月23日,古巴和美国恢复正常邦交。今年3月底,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古巴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与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会面。他也成为自1928年以来首位访问古巴的美国元首。如今这个禁区已经突破了。那么这个中美洲国家的高尔夫又是怎样呢?

时过境迁。如今经历了数十年封闭后,古巴的高尔夫球场和旅游逐渐开放。那些留存下来高尔夫俱乐部因为年久失修,而显得有些破败。就像古巴首都的哈瓦那高尔夫俱乐部,因为缺钱和缺少基本的支持,不得已只能用天然的竹子作为果岭旗。直到今天,古巴只有一座18洞球场——巴拉德罗高尔夫俱乐部。事实上古巴的海岸线非常漂亮,尤其是在罗拉德罗。很多开发者都觊觎着古巴这片处女地。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去古巴打高尔夫并不容易,一是因为签证很难申请,二是因为整个古巴其实只有一座高尔夫球场。Golf Digest美国版编辑Ashley Mayo去年刚好造访过古巴,还顺道去体验了一把这座中美洲海岛上唯一的18洞球场——与巴拉德罗海滩同名的巴拉德罗高尔夫俱乐部(Varadero)。让我们来看看他眼中的古巴和古巴高尔夫是什么样子。

从迈阿密到哈瓦那的航程很短,从起飞到降落一共只用了41分钟。这趟旅行我原本只是为了陪母亲和表兄回古巴探亲,所以压根没想过带什么球。

据说这个国家普通老百姓的人均月收入只有20美元,如果谁的朋友能从美国带回一些衣服、食品甚至生活电器,那么他们的生活水平会因为这些美国货提高一大截。这趟行程我带了几双新鞋和不少奥利奥饼干送给我的外甥们,可把这些小家伙乐坏了。

我在美国出生长大,但母亲和表兄都是古巴人。这是母亲第四次回乡探亲。12岁那年,她在天主教堂的帮助下和14000名同胞一起逃离故土,去美国追寻自由之梦。最开始母亲被送到新泽西帕特森市的一间孤儿院里,成年之前曾经在四个收养家庭里辗转。

为了满足我对古巴球场的好奇心,家里出动了两辆车,八个人陪我开了整整两个小时从哈瓦那到巴拉德罗海滩。陪同者包括妈妈的外甥荷西,他在哈瓦那以开出租车为生。这段长度为12英里的狭长海滩,如今已成为加拿大人和欧洲人的度假选择。这里有超过50个丰俭由人、不同级别的度假村,但荷西一家从来没有在这里住过。外甥们难以理解我为什么想要去打高尔夫,对他们来说老虎· 伍兹也是个陌生的名字。

巴拉德罗高尔夫俱乐部俱乐部有两洞连接着大西洋,409码的第18洞就是其一。

真正抵达巴拉德罗高尔夫俱乐部之后,一切又都简化起来。工作人员大多会说外语,我用信用卡付了120美元果岭费之后才发现,这个价格里竟然还包含球车和一套不错的租杆。

旺季里(每年10月到次年4月),巴拉德罗高尔夫俱乐部的下场人数大约是3万人次。在球场成立之初,这里只有9洞,由富庶的美国杜邦家族投资兴建。1998年加拿大设计师Les Furber执笔改造之后拓展为18洞球场。除了第8洞和第18洞都有着不错的临海海景之外,这里和迈阿密那些由棕榈树和水障碍装点的平原球场没什么两样。

球场运作经理Pedro Klein说,古巴政府有意支持兴建13家高尔夫球场以吸引更多海外游客。而目前整个古巴会打高尔夫的人加起来也超不过300位,里面大部分还是巴拉德罗俱乐部的员工。

在我的同事、本刊球场编辑Ron Whitten看来,古巴有着丰富的海岸线资源,在球场设计领域,这便是先天的地理优势。但归根到底,高尔夫仍旧是文化的一部分。回到哈瓦那之后,我们八个人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感。巴拉德罗的小情调虽然美好,但哈瓦那才是我们真真正正生活的地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