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截至6月10日,在过去28天里,美国的新增新冠肺炎病例数高居全球榜首,单日新增病例数超10万。本周,美国疾控中心警告了眼下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两种最新型、传染性更强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正在美国快速传播。一些新型流行病的传播风险也在加大。对此,美国埃默里大学传染病助理教授泰坦吉警告说,“如果无法建立有效的检测机制,美国可能再次错过控制疫情传播的窗口期。”

6月1日,美国传染病学专家福奇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无论2024年谁最终入主白宫,他都将离职。

早前,福奇曾多次批评特朗普政府的防疫政策,而如今,即便是拜登连任,福奇仍去意已决,《华尔街日报》认为,这显示出福奇对美国防疫的无可奈何。

据疾控中心6月8日公布的数据,在过去一周中,美国的新冠肺炎日均确诊病例数处于10万例的高位。在全美50个州中,约三分之二的州的确诊病例数相比一周前呈上升趋势。其中,儿童的感染比率更是达到了今年二月以来的最高值,相比4月份激增了约70%。

据美疾控中心的数据,5月14日,携带BA4和BA5毒株的病例总数在美国尚不足1%,而到了6月4日,这一比率已高达13%。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School of Public Health)预测:这两种新变异株可能将在数周内成为美国的主流毒株,全美将在今年暑期将迎来第六波感染高峰。

媒体注意到,4月中旬,由于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人数快速上升,4月13日,美国疾控中心宣布,延长全美公共交通工具上的“口罩强制令”。

然而,该政令宣布还不到一周,4月18日,由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指派上任的佛罗里达州联邦法官米泽尔(catherine kimball-mizell)便裁定,美国疾控中心延长“口罩令”的做法超越了其权限,随即将其叫停。

据联合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随后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高达56%的美国人赞成在飞机、火车等公共交通工具上执行口罩令,相比之下,反对的比例仅为24%。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今年一月,正当奥密克戎毒株在美国造成创纪录的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时,拜登的联邦疫苗令同样被法院裁定为“越权”。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5日,美国接种过两剂新冠疫苗的人口比率仅为67.2%,全球排名第59。不仅在G7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一,甚至低于智利、古巴、乌拉圭等一些发展中国家。

《卫报》认为,无论是被叫停的“口罩令”还是“疫苗令”,美国“防疫政治化”的最终受害者始终是美国民众。

在美国南部的传统保守州—佛罗里达,有着“小特朗普”外号的共和党州长德桑蒂斯,曾宣称民众在一些问题上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力。

然而今年,当德桑蒂斯到访南佛罗里达大学时,却和“自由选择”佩戴口罩的学生发生冲突。

去年8月,德桑蒂斯主张重启经济,复工复课,甚至签署州长行政令,要求佛州的公立学校系统不得强制学生佩戴口罩。

据CNN报道,从当年的秋季学期开始,大批佛州师生被确诊感染。开学短短两周的时间里,在佛州人口最多的迈阿密-戴德郡公立学区,已有至少13名学区教职员工感染新冠肺炎死亡。9月16日,全佛州的单日病亡病例更是创下了1554例的历史记录。

对于糟糕的防疫现状,该学区的一些家长要求德桑蒂斯辞职,并称德桑蒂斯的手上“沾满鲜血”。

拥有全球最先进医疗技术和资源的美国,面对一场大流行病,其确诊病例数和病亡人数却高居全球第一,这一巨大的反差不禁令人唏嘘。

美国公共卫生政策专家丹尼斯·纳什(Denis Nash)指出,面对新冠大流行病,美国的领导人没能履行其保护民众的职责,而是把在疫情中如何自处的决定权交给了民众个人。而作为普通人,在疫情肆虐、信息混杂的社会环境中谈防疫听起来就像个笑话。

近日,美国公共卫生专家、前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协调员德博拉·伯克斯出版了题为《无声入侵》一书,披露了前总统特朗普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时不为人知的内幕。

在疫情初期,美国的新冠病毒检测非常有限,这导致美国失去了最初几周对抗病毒的宝贵时机。更糟糕的是,很多美国人在相信了特朗普所说的“新冠病毒就像流感,很快便会消失”的说法后,对防疫产生了十分消极的态度。

今年4月,在接受《》采访时,伯克斯表示,如今美国的抗疫形势仍然让她感到不安,因为美国没能利用足够资源去挽救美国人的生命。

然而,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截至2021年12月,在拜登入主白宫近一年的时间里,美国的新冠病亡人数已超过特朗普主政的2020年。

6月8日,白宫防疫官员再度喊话国会,称美国国会对防疫预算的大幅削减,将给美国今冬的疫情防控造成严重问题。

据《》报道,去年拜登曾因没有向民众提供足够的免费自测盒而广受批评。迫于经济原因,一些美国检测盒制造商从去年开始裁员甚至关闭了生产线。美国助理卫生部长奥康奈尔表示,美国可能不得不依赖海外的病毒检测盒供应。更糟糕的是,当今年冬季新型变异毒株袭击美国之时,政府将无法为民众提供足够数量的二代新冠疫苗。

本周,一份来自布朗大学的最新报告发现,如果美国的疫苗接种率达到100%,则可以减少一半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

据美疾控中心的数据,从2020年12月到5月中旬期间,因过期无人接种和储存问题,美国各州至少丢弃了8210万剂新冠疫苗,相当于联邦政府分发的剂量的11%。其中,得州、佛罗里达州、俄克拉荷马州等防疫政策宽松的州的疫苗丢弃比率高达20%以上。

耶鲁大学医学院传染病专家希拉·谢诺伊(Dr. Sheela Shenoi)指出:“在全世界数千万人甚至没有条件接种第一剂疫苗的情况下,这对全球防控新冠大流行病造成了巨大损失。”

《》注意到,在关于疫苗的表态上,一些共和党人在特朗普离开白宫前和拜登入主白宫后,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7年前,在一轮埃博拉病毒暴发后,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曾呼吁全球做好应对准备。

比尔·盖茨:如果有什么可以在未来几十年中,杀死超过100万人,最有可能的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不是战争、不是导弹,而是微生物。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这段视频片段在2020年2月至4月期间的观看量超过2600万次。

今年5月,盖茨在新书《如何应对下一场大流行》总结了美国在抗疫领域失败的原因。盖茨指出,眼下的新冠大流行病并未结束,新冠病毒的变异株可能更加致命。

近日,比尔·盖茨在接受采访时对中美防疫情况进行了比较,并指出,中国与低收入国家分享自己在健康领域的专长与创新,促进了全球的“健康公平”。

据统计,截至本月初,中国已经向12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超过22亿剂新冠疫苗,相继向20多个国家转让技术、合作生产疫苗,在海外形成了10亿剂的新冠疫苗年产能。中国持续促进全球公共卫生事业发展,共筑免疫屏障。

截至5月31日,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美国的总确诊数约8400万例,是中国的376倍,总死亡数超过100万人,约是中国的193倍。

在美国,每四人中就有一人感染新冠肺炎,相比之下,中国每百万人中仅有16人感染。美国每百万人的感染率约是中国的1592倍,每百万人的死亡率约是中国的756倍。

今年5月,印度新闻网站Newsclick撰文指出,一系列的数据表明,无论是在防疫本身还是经济成果上,中国的“动态清零”政策相比西方的“与新冠共存”都具有更加明显的优势。

5月31日,日本拓殖大学教授富坂聪发表题为《中国的清零政策不是风险而是防波堤》的文章。

多年从事于国际问题研究的富坂聪指出,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且人口密度大、人均医疗资源有限。在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67亿。如果采取“躺平”,疫情将大规模扩散、疫情可能会在中国农村大面积暴发,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赵立坚:中国的动态清零总方针不是追求零感染,而是要以最低的社会成本,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疫情,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生命健康。

中国政府的疫情防控方针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中国是世界上疫情防控最成功的国家之一,这是国际社会有目共睹的事实。

与此同时,已沦为“最大抗疫失败国”的美国,动辄对别国指手画脚,搞“贸易制裁”,和“禁运”,也给世界经济复苏造成阻碍。

6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言人赖斯表示,今年4月,已将2022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从4.4%下调至3.6%,这一数据可能再次下调。

“战略研究伙伴公司”首席投资策略师崔纳特(Jason Trennert)指出,美国政府在疫情期间奉行“躺平”政策,造成物流链人力紧张,加剧了供应链危机。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注意到,由于担心疫情和“补贴到位”,在2021年下半年,全美约有2200万人主动辞职,导致就业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躺平大军”。美国领英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金布罗把这一魔幻场景描述为:“婴儿潮一代”提前退休,“Z世代”在家“躺平”。

而这种政府在就业市场不断撒钱,鼓励“寅吃卯粮”的做法,进一步加剧了“人力荒”和供应链危机。这也进一步证明,美国等发达国家一直引以为豪的“物价低廉”是建立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高效、辛勤劳动的基础上的。

彭博社引用最新数据强调,如果中国以与美国类似的方式重新“开放”,中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疫情”,每天感染人数将超过63万。

而近期,一些发达国家的政府,为了缓解本国民众对高物价的不满,提升“跌跌不休”的支持率,一味向发展中国家施压,要求发展中国家在防疫上也“放开”“躺平”,好为发达国家生产更多廉价商品,其实是出于西方政客们自身的利益考虑。

今年2月,彭博社在题为《为何世界需要中国的清零政策》一文中指出,如果不是中国采取“动态清零”政策,全球供应链遭受的冲击会比疫情暴发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为严重。

报道称,中国的“清零政策”使制造业毫发无损地(industries remarkably unscathed)度过了“大流行”。

中国的出口额在2020年和2021年再创历史新高,如果不是源源不断的商品,美国进口的价格会上涨得更快,商品短缺将更加明显.

“失败国家”,曾经是美国政治学者专门给第三世界国家贴的标签。而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抗疫失败国”的标签就一直贴在美国自己头上。

2020年6月,《大西洋月刊》曾发出感叹“我们正生活在失败国家”。今年5月,《大西洋月刊》再次直言,美国面临的不仅仅是公共健康系统的失败,更是美国政治体系的失败。

的确,在疫情政治化和社会撕裂的背景下,盲目选择“躺平”,正是美国成为世界“最大抗疫失败国”的背后真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