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在他短暂的39年人生中曾经两次访问中国,并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初次见面格瓦拉紧张得竟连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倒是毛主席先开了口,他握着格瓦拉的手微笑着说:“切,你好年轻哟!”

埃内斯托.格瓦拉,1928年6月14日出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是极富传奇色彩的拉丁美洲马克思主义革命家。青年时代的格瓦拉即花了一年时间游历整个南美洲,在这次旅行中,格瓦拉开始真正了解拉丁美洲的贫穷与苦难,他的国际主义思想也在这次旅行中渐渐产生。

格瓦拉出生在一个声誉卓著的家族,从小家境优渥,最初,他想凭借自己作为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为人民解除疾病痛苦。但通过两次的南美洲环游旅行,和阅读了大量鼻祖马克思、列宁的著作后,结合当时拉丁美洲复杂的情况,格瓦拉决心从事革命运动,以解放整个拉丁美洲为己任。

1955年,格瓦拉与卡斯特罗兄弟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相遇并与之结成密友,

当时卡斯特罗兄弟正在为重返古巴进行武装斗争并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作准备。格瓦拉义无反顾地决定加入卡斯特罗兄弟领导的古巴革命队伍。

格瓦拉与卡斯特罗回到古巴后,进入深山密林展开游击战。而好学的格瓦拉通过阅读著作,从一开始便改变思路,将革命方向从城市转向山区和农村,在那里创立革命根据地,不断壮大革命力量。他效仿中国,发动农民和工人力量,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方针,仅仅用一年多时间便推翻了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

格瓦拉领导下的第8纵队熟练地运用游击战法,充分利用古巴的山地优势,不断给予政府军以重创,最终取得了古巴革命的胜利,被誉为古巴革命军中“最强劲的游击司令和游击大师”。虽然名誉等身,但他却不止一次谦虚地对别人说:“是游击战大师,我只是个小学生。”

格瓦拉协助卡斯特罗推翻了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被授予“古巴公民”身份。1959年10月起,格瓦拉先后被任命为古巴国家银行行长、工业部部长,帮助卡斯特罗在古巴实行经济体制社会主义改造和土地革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在古巴导弹危机中,格瓦拉代表古巴政府亲自前往莫斯科谈判,终于促成了苏联在古巴部署核武器的计划。格瓦拉始终认为要想维持古巴独立,免于遭受美国的侵略,就必须要部署苏联的导弹。

推翻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后,格瓦拉成为仅次于卡斯特罗的古巴二号人物。1960年5月,格瓦拉的《游击战》在哈瓦那出版,很快便畅销拉丁美洲各国。他经常利用空闲时间研读著作,一直希望有机会能到中国访问,会见仰慕已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

1960年11月16日,应我国国务院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同志的邀请,作为古巴土地改革全国委员会工业司司长兼古巴国家银行行长的格瓦拉率领古巴经济代表团到中国访问。

18日,中央在钓鱼台国宾馆为古巴代表团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宴会,他很高兴的对中国国家总理周恩来说:“访问中国是我多年的夙愿,如今终于踏上了中国的土地,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同时,他还恳切地向周总理提出能和主席见一面。

11月19日下午,毛主席与周总理在勤政殿与格瓦拉会面。当格瓦拉进入勤政殿,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主席,他竟然紧张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倒是毛主席,紧紧握住格瓦拉的手,微笑着说:“切,你好年轻哟!”就这一句话,一下子让格瓦拉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在这种轻松、幽默的气氛下,格瓦拉怀着对毛主席无比崇敬的心情,打开了他的话匣子,他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茶,在大赞中国的茶叶后,以敬重的语气说:“今天能在中国见到毛主席,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事情。毛主席领导革命的时候我们还没出生呢。在毛主席的文章中,我们看出了很重要一点,这就是优待俘虏,替他们疗伤,送他们回去。这一点对于我们在古巴进行革命起到了很大作用。”

毛主席微笑着点头,拉着格瓦拉的手,亲切而诚恳地同他进行了交谈,还说自己读过格瓦拉的文章《研究古巴革命思想意识的笔记》,说自己很赞成文章中的思想。格瓦拉简直惊愕了,他没想到,日理万机又相隔万里的主席竟然注意到了他的这篇文章。这怎使他不受到感动,不受到鼓舞。

后来,毛主席宴请了格瓦拉,并叫周总理等人做陪,席间,格瓦拉详细介绍了古巴革命的情况,古巴目前的状况,以及古巴面临来自美国的威胁。格瓦拉还表示古巴目前虽然处于艰难时期,但他本人会和古巴人民一起面对困难,度过难关。听着格瓦拉的介绍,毛主席点头微笑着对他表示赞赏和肯定。

临宴会结束见面前,格瓦拉把自己写的游击战经验总结的书《游击战》亲手送给了毛主席。毛主席也赠送了他一本签了名的有关游击战的小册子。

访问中国期间,格瓦拉还先后同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兼财政部部长进行会谈。其中,格瓦拉与副总理关于两国经济合作的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两人共同签署了两国政府的经济合作协定、1961年度的贸易和科技合作两个协定书,商定在1961年至1965年间给古巴贷款6000万美元,援建一些工业项目,并在1961年度购买古巴100万吨糖以及5000吨镍、铜等。

在古巴最困难的时候,中国给予提供的支援令格瓦拉非常感动。在与周总理会谈时,格瓦拉更是充满感激地说:“社会主义国家对古巴的援助,中国是最慷慨的国家之一!”周总理答复他说:“你们有困难,我们应该帮助,不然就不是革命国家了。”

11月29日,格瓦拉一行满意地离开了北京。回到古巴后,格瓦拉做了许多报告,介绍中国情况,谈访华观念。格瓦拉非常概括地说中国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中国人民勇敢无畏、有骨气;中国人民热情高昂,辛勤劳动。”

几年后,中苏关系恶化,这对于格瓦拉来说是始料未及的,他一手参与了古巴争取苏联援助的谈判,特别是在古巴部署苏联核武器,有力的遏制了美国的威胁。而另一边,格瓦拉又亲自前往中国,与中国领导人会面,获得了原本就很困难的中国的援助。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同样给予古巴无私的援助,身为古巴领导人,格瓦拉当时硬是被逼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

中国诚心诚意、尽其所能地援助古巴,但中国当时的情况也不好,整体实力不如苏联,因此在援助上无法像苏联那样做到全面。古巴每年轧糖、发电以及汽车所需石油1500万吨要靠苏联供给;古巴军队的武器装备来自苏联,还有大批苏联军事人员驻扎在古巴。在中苏关系破裂后,卡斯特罗不得已选择倒向苏联。为了不使古中关系产生裂痕,卡斯特罗决定派格瓦拉再一次前往中国阐明立场。

1964年12月,格瓦拉代表古巴出席联合国第19次大会,并访问阿尔及利亚、刚果(金)等非洲国家。访问期间,格瓦拉接到国内通知,让他暂时中断对非洲的访问,同另外两位古共中委阿拉内斯和西恩富格斯一期到中国来进一步阐明古巴的立场并澄清一些问题。

1965年2月2日,格瓦拉一行先从广州入境,在广州参观访问后次日就到北京。2月4日,中国方面、、彭真等同志与格瓦拉一行举行了共四次会谈,虽然双方没有完全取得一致,但是加深了了解。同志指出:古巴革命具有重大的国际意义,两个哈瓦那宣言是好的。格瓦拉也说:“中国革命给其他国家人民树立了一个榜样,我要为两国人民的友谊干杯。”

在中国短暂访问数天后,2月9日,格瓦拉一行匆匆离京,乘机重新开始他的非洲8国访问。谁也没有想到,此次格瓦拉出访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古巴公开露面,直到他出现在玻利维亚的丛林中。

1965年3月14日,格瓦拉结束非洲和中国之行回到古巴,之后他与卡斯特罗在诸如对苏关系、援助第三世界革命等问题上的分歧日趋严重。不久他辞去了自己的职务,4月1日他乘飞机离开了古巴,前往刚果(金),而他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到古巴过。

离开古巴后,格瓦拉先后前往非洲的刚果(金)及南美洲的玻利维亚试图点燃革命火种。在刚果(金)的军事行动受挫后,格瓦拉又于1966年回到南美,开始在玻利维亚进行革命活动。

在玻利维亚,格瓦拉帮助玻利维亚的者组织了一些游击队,在密林地区与政府军展开艰苦的斗争。亲美的玻利维亚总统

勒内·巴里恩托斯得知他的存在后,扬言要杀死格瓦拉。随着美国CIA的介入和玻利维亚政府军的四处搜索,格瓦拉处境越来越危险。

拉伊格拉游击队营地逮捕了格瓦拉,在总统勒内·巴里恩托斯命令下被秘密枪决。格瓦拉的遗骨后来被运回古巴,古巴国务委员会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国葬,将他的遗骨安葬在他生前战斗过的圣克克拉。葬礼上,古巴最高领导人卡斯特罗发表讲话,颂扬格瓦拉对古巴革命的杰出贡献,称赞他是革命者和

在格瓦拉短暂的人生中两次访问中国,受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他对毛主席仰慕已久,对中国人民充满感情。格瓦拉死后,他的事迹传遍了全世界,被

”、“拉丁美洲的加里波第”、“完美的人”、“浪漫冒险家”。著名摄影家阿尔贝托.科尔达为他拍摄命名为《英勇的游击队员》的照片,被人们美誉为“世上最知名、最有魄力的照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